新聞網

一隻茶杯的一生


發佈時間:2020-10-26 點擊:2230

老舊的廚櫃深處藏着一個茶杯,一個杯沿有些破損的八寶茶杯。
  他現在已經很少被主人使用了,或者説很少被用來作為一個茶杯使用了。更多的時候他是被放在廚櫃的深處,即使被拿出來用,也是作為小朋友的飯碗。
  但放在當年,放在他最初來到這個家時,他的待遇可不是這樣。作為一個晚清的茶杯,雖然不是名窯出身,但歷經百年的洗禮,他還是有自己的傲氣。在平時和櫥櫃裏的那些後輩碗交談時,他總是有些不屑,畢竟他真的是一個茶杯,不是一隻碗,不論是從樣子還是骨子裏。
  每到深夜時,他總會想起自己的當年,想起作為一個茶杯的時候。
  當年的他是被這個家裏的下人買回來的。作為普通瓷窯出身的他,很清楚自己上不了枱面,更何況這個家的主人還是一個好面子又揮霍的商人。但一次意外讓他受到了主人的重視。
  那是一次宴會,主人為了自己孩子的仕途宴請高官,桌上擺滿了玉盤珍饈,但下人還是在不停地上菜,因為一道菜大家都只是動幾下筷子便被撤下。這倒不是為了迎合大官而特意做的樣子,而是主人家平時就這樣吃飯。
  他記得當時那名大官用的還是主人家珍藏多年的象牙筷。可能是象牙筷過於光滑,大官手一抖,一個雞腿就掉到了地上。主人立刻一臉諂媚地雙手奉上一杯茶給大官壓驚,但下人卻在慌亂之中把他遞給了主人。他能看到主人有些惶恐地看着自己被大官拿起。或許是因為自己身上畫了大官喜歡的墨蘭的緣故,也可能是主人那頓家宴的“豪爽”的風格,主人家孩子的仕途就這麼被定下了。
  主人那晚很高興,在送走大官後,單獨差人把他認真洗好,用濕布抹淨後放在前廳的茶桌上。
  按照常理,他不應該忘記他被“供奉”起來的過程。但是那晚對他印象最深的是那個在慌亂之中把他遞給主人的僕從。他在把自己遞給主人後,迅速地把大官掉在地上的雞腿撿了起來。如果他沒記錯,那個僕從家裏也有個正在讀書的孩子。
  後來,就像是那些大家族的傳聞一樣,主人家的孩子做官之後肆意揮霍錢財,甚至染上了賭癮,最後在江南耗盡家財,客死他鄉。而那個僕從家的孩子,聽説是進京了。
  主人家在那段時間不斷的變賣家裏值錢的傢什,那些曾經與他共同被“供奉”在茶桌上的物件一個個消失,最後連那套桌椅也不見了。
  但好在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茶杯,沒有被拿到典當行。但他也在這時候失去了作為一個茶杯應有的作用,他成了一個碗。
  他成為一個碗也並不是偶然,當時的主人家已經衰落,別説之前的象牙筷了,連個正常用的碗筷都沒有。再加上已沒多少錢,吃飯也早已不復當年那樣揮霍,一道菜只吃幾口就撤下,每個人的每碗飯都要嚴格控量。為了防止多吃,尤其是防着那些長身體、總是吃不飽的孩子,他被用來當作盛飯的碗。
  多少次,那些吃不飽飯的孩子有意或無意地把他摔到地上。他倒不疼自己,只是心疼自己存放的那些飯菜。但還好,每當這時孩子的父母總會訓斥,甚至打罵他們然後他就會被那些孩子重新捧起。他覺得自己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些孩子眼裏啜着淚並且狠狠吃飯的面孔。
  後來,他也記不清是多長時間了。那些捧着他吃飯的孩子離了家,讀了書,又重新回到家,家裏也漸漸熱鬧起來,像極了當年他剛到這個家時的樣子。不過也是有不同吧,比如家裏再也沒有來過大官,比如這羣后輩吃飯時也都吃得挺乾淨的,比如自己作為一個“飯碗”的使命還在繼續……啊對了,最大的不同大概是當年主人寫的忠厚傳家的家訓後面填了一句勤儉萬年吧。
  後記:老家有個八寶茶杯子,不是用來喝茶,而是用來吃飯。作者:吳曉玉

  分享:

相關新聞
 
網絡新聞投稿郵箱: net092583.8228.bet
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