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網

回鄉雜記


發佈時間:2020-10-19 點擊:2549

忙忙碌碌的庚子春季學期結束了,終於有心情打開電視,享受這夏日午後的愜意時光。比夏天的蟬鳴更能準確表示暑假開始的是什麼?自然是百看不厭的電視劇 《西遊記》啦。CCTV8上熟悉的旋律響起來了,“白龍馬蹄朝西……”跟夫人一邊調侃,一邊收拾陽台上的花草聽電視,那一幕幕場景還有台詞竟似凝神觀看一般。“明天回老家看看吧?”“嗯嗯,是該回去看看了,明天上午一早就出發。”哈哈,一提起回老家,夫人竟然比我還急。是啊,在這個特殊鼠年,春節也沒法小聚,平時微信視頻也替代不了相聚的歡愉和温馨啊!説辦就辦,倆人一收拾,妥妥一後備箱東西,要早起趕路,便早早睡了,竟一夜無夢。所有的事物經歷了防疫洗禮之後,彷彿獲得了重生,遠處連綿不絕的羣山、路兩側的一草一木都顯得格外清新可人,就連那陣雨刮調到最快都來不及的大雨也那麼熟悉那麼親切。
  儘管開着車,還是覺得慢了些。岳父早早就在村口等着,收到他第二次電話才剛剛下高速,彩山蒙着面紗的臉龐已能分辨出來。岳父從三十多歲走南闖北,六十來歲的時候才歇下來。從那時起,家裏的三畝多地就像繡女的織錦,成了他難以割捨的活計,連家裏也打理得井井有條。門口的空地上種了幾株南瓜,黃花綠葉間一個個嫩嫩的大南瓜掩藏在藤蔓間,梨樹、棗樹上都已掛滿了果子,院子裏茉莉花開得很是熱鬧,花株接近一米高,幽香襲來,暑氣頓消。岳母扎着圍裙,手上還沾着面,顯然是正包着餃子就跑出來迎我們了。“孩子呢?”“在學車,趁暑假拿證,平時沒有時間練車。”兩位老人臉上掠過一絲遺憾。“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意,學駕照是長本事,不錯!不錯!快進屋。”房間裏果然是擺着沒包完的水餃,餡兒則是岳母獨創的,每次都讓我吃得欲罷不能。其實,更讓人慾罷不能的,是這次岳父的拿手好菜,幹豆角燉柴雞。知道我們要來,殺了一隻自家養了一年多七斤重的柴雞,然後用自家地邊的大紅袍花椒一炒,配上岳母親自曬制的幹豆角文火慢燉,用“回味無窮”來形容一點都不覺得誇張。席間,老人們除了詢問我們近況、諄諄教導之外,講得最多的還是他引以為傲的田間之事,年輕的時候在田裏花的心思少,現在閒下來了,各種收穫,趁着酒勁兒,娓娓道來,恰如孟浩然詩中“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的場景。
  提起幹豆角,岳母給我們講起了一段老一輩兒的故事。在爺爺奶奶那一輩兒人年輕的時候,恰逢解放前鬧饑荒,日子特別難熬;為了節省糧食,養成了儲存野菜備荒的習慣,像薺菜、豬毛菜、楊花、嫩槐葉、曬乾的豆角、蘿蔔等,每年都會存不少,六零年鬧災荒的時候也是如此扛過去的。岳父母這一輩兒到現在每年也要存一些野菜和乾菜,當然已不是為了備饑荒,用他們的話説,野菜和乾菜的滋味兒有種特殊的香味,有時候特別想念。這個感覺後來在與母親和姑媽分享乾菜和野菜的時候從她們那裏都得到了驗證。從岳父母家離開的時候,他們把珍藏的乾菜和野菜分了一多半兒給我們,還有新摘的瓜果,新磨的彈性特別好的麪粉……又是滿滿一後備箱。
  回到家與母親、姑媽匯合,聊起乾菜的故事,她們竟然你一句我一句講起來她們小時候捱餓的事情,據説那個時候老家那邊樹皮樹葉都難尋、乾菜甚至白菜疙瘩都是稀罕物,更不用提糧食了。她們再三叮囑我們年輕人要珍惜現在的好日子,每一粒糧食都來之不易。我是70後,小時候家裏日子已經説得過去,印象中吃過玉米麪摻菜做成的窩窩頭,改革開放以後日子逐漸好多了,白麪饅頭不再是過年才有的稀罕物,但印象中從來也沒看到過老一輩人丟棄過一塊饅頭甚至一粒糧食。我想這是老一輩人養成的優良品質。居安思危、自立自強、勤儉持家是他們的共同特徵,我們這輩兒人應該將這種優良傳統傳遞下去,尤其無論大人孩子經歷了庚子流疫的考驗之後,應該能也必須意識到包括糧食在內的資源之彌足珍貴,有責任也有義務去珍惜和保護它們。
  入夜成眠,竟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又夢見小時候跟小夥伴們在田間追逐嬉戲,夢到父母在田間勞作,日子甜蜜而温馨。作者:周廣柱

  分享:

相關新聞
 
網絡新聞投稿郵箱: net092583.8228.bet
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